承德旺福飞酒业有限公司

最新文集

  • 《西游记》里有没有“金蝉子大仙
  • 男人为何喜欢在酒桌上灌女人酒麻
  • 鸿茅药酒现在咋样了
  • 长春名门酒店老板是谁
  • 鲁能极品酒价格内招酒小青花瓶
  • 《只狼》各种酒的位置和获取方法
  • 香槟酒是用什么做的?
  • 送礼酒哪种比较好60岁的人
  • 刚刚买了个酒精锅炉子电费13一度。
  • 酩美人女人酒不喝大酒才是“好女
  • 公司简介

    时间:2020-01-12

      凡是经常到饭店吃饭的人都会发现这样一种现象,只要饭桌上有女士在,特别是长得有几分姿色的女士,不管她是否能够喝酒,男士们都会频频劝酒。女士喝得越多,男士们会越开心,即使实在不会喝酒的女人,喝了一口酒后呛得眼泪直淌,男士们也会开怀大笑,十分开心。 劝女士喝酒,让女士喝酒,让女士多喝些酒,最好让女士喝醉了酒,好象是男士们最开心、最快乐的事,好象只有这样,才能激活男士的快乐神经。 在酒桌上,经商的男士如此,从政的男士如此,知识分子也是如此,就连哪些平时总要装出一副道貌岸然、不苟言笑、正经八百的官员们,一到了有女士,尤其是漂亮女士的酒桌上,也就完全失去了平时的“尊严”,频频向女士敬酒,还纵容其他男士向女人敬酒,一副不把女士喝醉誓不罢休的样子。 商人劝女士喝酒,常常表现得十分露骨,会当场做出许多承诺,譬如到他的公司工作,可以给多少多少年薪、可以带女士出去旅游等等,反正只要女士愿意喝酒,最好是能够喝醉了;知识分子劝酒,开始一般比较文雅,只是象征性地敬上一杯酒,但当他自己也有了几分醉意时,那种故作高雅的风度就没有了,一样的频频向女士敬酒,而且,其态度比起商人来有过之而无不及;官场上的男士,特别是有一定职务的官员劝女士喝酒,可更加有力道了,起初,他们可以做到自己喝一点,女士全喝完,因为他们是官,他们习惯于用行政命令的形式让别人多喝酒,不仅如此,他们还可以发动其他男士向女士敬酒,到了女士喝得差不多了,他们也就开始正经八百地与女士一对一对开喝,此时的女士,即使已经喝多了,也必须硬着头皮喝下去。 一向比较喜欢这种场合,也喜欢与男士闹酒的女士,但是,酒桌上的女士,多数还是不喜欢闹酒,说话做事比较有分寸,特别是哪些没有酒量的女士,遇到男士闹酒,有说不出来的苦楚。喝吧,没有酒量,不喝吧,又怕人家面子下不来,真的是进退两难,尤其是对当官的敬的酒。 酒喝了几成后,男士们还会送上他们习以为常的“荤话大餐”,让女士们脸红心跳。 男士劝女士喝酒,已经成为酒桌上一条十分亮丽的“风景线”。 凡是喜欢让女士多喝酒的男士,喜欢在酒桌上让女士多喝酒激活自己“快乐”神经的男士,笔者不禁要问,你们喜欢自己的妻子在外应酬时,有男士向她劝酒吗?这就是众多男士的软肋,他们谁也不希望自己的老婆在外应酬时,有男士如此向她们劝酒,一旦自己的老婆在外应酬酒喝多了,他们会很不开心,甚至大发雷霆。 古时候把与女人喝酒叫喝花酒,花天酒地一词就是源于此。因为参加酒场的女人们,基本上清一色的娱乐界色情女,无论男人们怎么摆弄,都不会犯小道德问题,而且独占花魁是男人们的骄傲,谁有本事谁就把女人们灌倒拿下。如今的酒场,早已走出花酒的天地,良家妇女参加酒场,与男人们把盏酒游戏,也算做小菜一碟。但是有的男人依然没有杜绝喝花酒的细菌,总想在女人身上找点乐子沾些便宜,成为酒后独处时的美好回忆。 有这样一种男人,他们爱喝酒尤其爱和女人们喝酒,似乎离开女人喝不动酒。酒场上如果只有大老爷们,他们会萎靡不振,喝不出气氛,喝不出感觉,喝不出欲望。一旦酒场上出现女人,不管女人属于谁,他们的眼睛立即发出性奋的光芒,遮也遮不住。即使迫于客观原因无从下手,说些比较体己的话,喝杯象征性的酒,慎言几招小玩笑,他们也很满足。他们把意念埋在酒底下三尺,垂涎欲滴在酒中,只因女人的老公相好情人在场,有想法但没办法落实。就这样默默地过过眼瘾也好。女人的出现,毕竟为酒场带来几丝春意,让有想法的男人产生了想法。 毛主席教导我们,女人能顶半边天。老人家的话站位高远,是伟大的正确的光荣的,但是也内存理想的成分,拿到酒场上活学活用,有时就不好使,也有失效的可能。当今的中国社会,女人还处在阶段,坐到酒场上,无论从传统的教义,还是从生理的角度,女人先天性地比男人矮几头,她们理应是酒场上受保护者,男人有义务有责任担纲护花使者。然而事实上总有不如意的地方,一些坏小子嘎小子们,总喜欢用灌酒的方式欺负女人,展示男人喝酒的智慧与霸道。他们具有大男子主义倾向,把女人当成玩物;或者在家被严重地妻管严,需要在别的女人身上报复发泄;或者他们见了女人就想施淫威,想把她灌得不得翻身。言而总之,他们的视野灌酒如虐人,灌酒往往出于下意识的行为,也可以说是本能的想法,或者不是想法的想法。 灌酒是国人的陋习,灌女人又是陋习中的最陋习。处在理智状态时,别说没有灌女人酒习惯的男人,就是好这口的男人,也知道如同秃子头顶上虱子般的大道理。但是坐到酒场上,有些男人控制不住酒冲动,就喜欢玩点灌女人酒的刺激节目,把女人灌得满脸桃花东倒西歪南仰北合,要得就是这个结果,看得就是贵妃醉酒般的笑话。应该说多酒醉酒后的女人最质感最知性,她们脱掉小资淑女的精神外衣,不过没有真脱衣服露出点,变得大胆而开放,或哭腔或三笑或叫酒或骂人,甚至止不住蓬勃上劲的酒疯狂,与男人对着干。有些男人们要得就是这种局面,在女人耍酒风的姿态里求快活。女人们如果碰到这种居心不良的男人,算是羊入狼口加错狼。 王跃文在《国画》中说,中国最大的法不是法律,而是每个人的想法。人只要有了想法,再想改变和克服就是一件难事了,想法就是每个人内心的欲望。回到酒场上,分析爱灌女人酒的男人们心理,最大的想法恐怕要落到沾便宜揩豆腐的层次。无酒状态下的女人,即使对某个男人产生想法,当男人主动示好表达想法时,她们也会无厘头地压抑下去。女人只有喝多喝醉后,才能放松警惕放纵身体,也给男人落实想法带来可乘之机。有些男人正是抓住女人的软处,在酒场上下重手灌女人,他们的想法很明确,就是把女人得到手,大小便宜全都要,便宜越大越开心越得意。当女人喝得天昏地暗半推半就时,或者故意借酒发情缠男人,男人的想法已经落到肚子下面去了。 男士劝女士喝酒,劝女士多喝些酒,劝女士把酒喝醉,都是有动机的。虽然不一定都是居心叵测、居心不良,但至少都是动机不纯。动机不纯,可能不一定都是想得到女士什么,但让女士多喝酒、喝醉酒本身,无论如何不能算是动机纯的表现吧。 或许,劝女士喝酒,能够激活男人快乐的神经,可能就在于一些男士有不纯的动机吧,这种动机,不管男士们承认不承认,但它是客观存在的。 既然男士有不纯的动机,女士们是否可以有个防备之心呢,是否可以让男士们的这种动机无法得逞呢。 笔者真诚地希望男士们还是表现出一些喝酒的风度,表现出一些男人的风度,表现出一些绅士的风度。